白银时代

上个月在住院的时候看完了王小波的《黄金时代》,还没写它的阅读后的。现在写写他《白银时代》

我叫王二,未来的世界是银色的,在大学的二年级就是1.8米高的。我喜欢老师,是读物理的,天天起来热力学,就这样开始了,常做梦“未来的世界是银色的”。老师说的。

是位作家,喜欢在公司办公室枪毙别人草稿,给枪毙的人会”气哼哼“踩我脚。写着一部小说叫《我和老师》。在小说里,描述着老师的性感,喜欢趟在我身上,就算床是只能睡一个人的,都叫我不要动。写着,,,太出格了,上司大姐把我“枪毙”了。是个历史的博士,给公司安排去改造,因为我犯错误了,犯的是思想的错误。犯思想错误是最重的那种,公司把我车,信用卡,房子都收了,送了另外的身份,去做小工。之前为了不给安置,我还特意去弄了张-哲学家的卡片,是我师妹帮我的,我师妹也给我害了。在公司还有个女作家需要说明下,天天起来,问我“怎么写小说”。女作家在之前给公司叫去讨厌生活,谁知道半夜路上给四个人轮奸了。算了体验生活了吧,天问问写小说,我给了她一推数学题。。

公司安排我去改造:做小工,一般公司还会派个女人过来一起住,起初我是安安分分的,我给了自取了M,那个女人自然就叫F了。我就想着,F是公司派的吧。来监视我的,晚上我们都睡在同一张床上,F就脱了衣服睡觉,但是我对F没兴趣。不过我也不怕F去报我的都在干些什么。期间:我的《我和老师》小说在法国获奖了,有好多钱,都给公司收走。后来F说了,她是是心理学的,来我这里就是为了研究我的病情,像我这种人,犯错误的人都会有一种病,病的名字我也忘了。我“不干白不干”,F感觉她亏了,本来想研究我病了,最后和我做爱,天天干了很多。。。露骨了。。F走了。。

我有两个舅舅,大舅是数学家,曾经去美国留学。他导师说他是数学天才,是我和通信我才知道的。大舅回国后继续研究数学,给他导师寄研究结果,告诉他这些国外早就研究了。变傻瓜了。。。是回国变的,我舅妈是给物理老师。游泳就喜欢靠着她盯着胸部,才有骂我是”小坏蛋“。大舅是派出所的常客,还有个小阿姨,是派出所的,叫我大舅脱光,o(︶︿︶)o 唉后面我就不说了。。。大舅动过手术,心脏臭了,。死了,。。大舅妈嫁了有钱人,还常给我(当时我在改造)打电话问在那里。

2015年,小舅是个画家,有执业照的,天天起来画,有次小偷来到家里,看他画的,怕他出事,告诉他“画不是这样画的”。得说下小偷,小偷会把你家里垃圾收走,打扫你房间干净,再偷你钱。听说小偷在派出所死了,小偷尸体生前的遗嘱:给医学院,那女学生都抢着他尸体。教员,问小舅:“你画的是什么”。小舅不知道,其实小舅说是牛啊,猪,,,就不就用去监狱了,每次都要我领回来,我妈年纪大嘛。小舅常卖画给小日本人。小舅给蹲监狱,认识了我小舅妈。赶去劳改了,这夫妻的生活不谈了。小舅妈漂亮啊,蹲监狱都能够带一个回来,早知道我去蹲算了。有必要补充,我和小舅长的挺像的。小舅为了生存下,说爱小舅妈,先是利用,后才占便宜。小舅妈现代话“公务员”。小舅也出来了,要多谢我小舅妈

在说这些之前我干许多职业,去守厕所,收小费,不给小费的,狠狠的踹几脚,他们就乖乖给。结果是知道的,不能干下去了,。。。既然我那像我小舅,那我就是一个艺术家。天天想艺术的味道。说小那收画的小日本人,有次,他带黑人老婆在大街上逛,派出所的人把她抓走了,打到出了很多水,问是不是卖画的,小日本人赶紧去找大使馆,派出所赶紧改头换面,美容院的,在美容。有小日本人带着白色的老婆也是在大街上逛,又给派出所抓走了,后面你们就知道了,柔道院。我在大街上嘛,突然一个人扣住我袖口,大声“是不是王二”,平静的回“我是王二的外甥”。那人就是派出所的,你以为他走远了?偷偷在后面跟着我,看我是不是很紧张。如我给抓了,我就一给练拳的。

最好一段记的模糊了,王二在思考艺术的真谛。